必赢彩票导航-雨如戊戌吟草
来源: 匿名 2020-01-11 19:17:38 热度:2087
雨如雨如,本名佟春茂,字介松,號茌園,別署省微齋主,容融堂,唐山人氏。戊戌春事一例東風詔九邊,江山故色又重妍。戊戌仲夏既望宿玉泉禪寺僧窗一夜雨,瀝瀝到天明。戊戌生辰自述自計投名廿四年,年年得換稻粱錢。南湖晚行之一漫步雨後湖山好,清新晚更涼。時近重陽南湖漫步詩寄江南兄并賀《今社》成立一歲繁華淡淡收,丘園已慣作閒遊。戊戌重陽奉和石門弓月先生晴和日裡過重陽,隨處園林發野香。

必赢彩票导航-雨如戊戌吟草

必赢彩票导航,雨如

雨如,本名佟春茂,字介松,號茌園,別署省微齋主,容融堂,唐山人氏。中華詩詞學會會員,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會員,河北書畫詩詞藝術研究院院士,居庸詩社社員,封龍詩社社員,今社名譽社長。

元日再步穎師除夕原韻

送盡寒宵曙色殘,新正景氣望湖看。

楊堤欲亂絲千樹,鴉陣爭喧日一丸。

隔岸鐘聲驚佛定,縈空梵樂起龍蟠。

樓高不耐憑欄久,未著風吹已萬端。

遵嶺南蘇俊兄囑詩賀新社成立

東風誰報嶺南春,歲歲梅花寫韻人。

詞筆猶傳蘇子第,臨江先發一枝新。

上元再步除夕韻

良宵未盡意闌殘,千載誰曾醉眼看。

莫訝天心飛玉鏡,原知海窟失龍丸。

湖山黯淡花燈散,梵宇宏深夜氣蟠。

掠鬢清寒風細細,卻將孤思到雲端。

戊戌春事

一例東風詔九邊,江山故色又重妍。

冰融太液波先靜,燕集華林信早傳。

百二年前秦市雨,八千里外帝陵煙。

閒中懶聽陳聞事,任爾句芒壽假天。

二月初八玉泉禪寺梅花詩會

清身一拜到梅前,誰為三生定此緣。

依舊春風開五葉,奈何魂夢隔千年。

青山不壞空王墖,碧水長流衲子泉。

散盡檀煙鐘鼓暮,夕陽猶燦梵雲天。

東風幾日到禪林,寥落空庭憶舊吟。

墮地雲華紛似玉,凝香珠蕊細如金。

經窗誰記榮枯事,詞筆原知去住心。

遙向浮圖重一拜,青山不老碧潭深。

尊崇昊師囑代擬為千玄室鵬雲齋大宗匠壽

扶桑日暖報春先,又見新籌海屋添。

萬里蓬帆歸法座,清甘一盞祝椿年。

原韻荅臨川沐風兄

知遇紅塵豈偶然,萍江煙雨記前緣。

我非霜鬢如今日,君是春風正少年。

海浦遙思三月酒,雲山期會五湖仙。

憑誰肯借雙鳧舄,燕北天南任往旋。

正定城樓

春風萬里日,崇堞一登臨。

雲外浮圖出,人間戰伐沈。

蕭條噓異代,榮耀說當今。

誰謂滹沱水,遼遼發浩吟。

榮國府

景幻榮華第,春歸似海深。

錦堂紅灼灼,曲徑碧森森。

金粉空樓夢,王孫遞世心。

荒唐三十載,搬演到而今。

封龍山

封龍山色好,愛此幾流連。

花雨三千樹,春風十二年。

仰看雲磴外,坐倚澗松邊。

過往多閒客,誰同話古賢。

雨中泛舟仙人湖

千里追陪送暮春,愧勞舊雨浣緇塵。

歸山我似逃秦客,向水誰為擺渡人。

野渚煙邨容再認,鷗盟雲影自相親。

披襟欲共漁樵去,一櫂滄波到古津。

七年後重登李山村茶亭

再上崚嶒百丈臺,江湖誰喚我重來。

雲峰黛墨濃濃潑,煙嶼青痕淡淡開。

幾載風塵皆舊夢,一聲鶗鴂是新哀。

思尋故跡知何處,指點松前去復回。

胡風紀念舘

三十萬言笑爾曹,江河那廢浪淘淘。

轉看絮雪風揚盡,亙古雲霄剩一毛。

與鳴遐寒白宿四祖寺步寒白兄原韻

空庭煙靄散,暮雨落禪林。

對坐無塵想,相聽盡妙音。

危峯雙影黯,古殿一燈深。

瀝瀝筠廊下,終宵喚此心。

九江琵琶亭

天涯何事同淪落,湓浦遭逢亦可嗟。

翠袖青衫原不識,傷心豈獨為琵琶。

江南歸來錦園牡丹已開

千里尋春事可嘆,江南意緒盡闌珊。

歸來卻是情方好,立向西園看牡丹。

端陽

南園花次第,不覺到端陽。

榴火燒紅爛,荷風浣碧涼。

貪香知蝶懶,嗜蜜看蜂忙。

但盡閒中趣,頹頹老不妨。

戊戌仲夏既望宿玉泉禪寺

僧窗一夜雨,瀝瀝到天明。

拂榻風痕細,交簷鳥語清。

晴曦開宿靄,梵唱和鐘鳴。

無礙諸般好,何勞問世爭。

戊戌生辰自述

自計投名廿四年,年年得換稻粱錢。

半生九五成朝暮,一屜文章負聖賢。

揃鬢難回青鏡少,悲絲不復素衣鮮。

老來未許閒刀筆,但為浭陽理舊編。

酷暑

偷生等活果何能,一缽山河大地蒸。

破釜終難憑蟻力,驚雷枉自說龍興。

三千塊壘灰耶炭,旦暮肝腸酒與冰。

欲覓清涼真世界,敢將燃指供長燈。

南湖晚行

之一漫步

雨後湖山好,清新晚更涼。

林陰宜健步,風婉欲申吭。

滉漾千燈漶,縈回萬藕香。

時能觀自在,不必較閒忙。

之二遠望

山隱重林黯,空明海市遙。

虹光追北極,蜃闕出中霄。

鳳去猶難問,龍歸未可招。

繁華新夢裡,依舊說天朝。

之三登眺

崇臺堪極目,負手一憑臨。

日落餘霞盡,蟬鳴萬樹深。

昏鴉驚暮鼓,梵靄裊叢林。

誰解登高處,偏生棄世心。

時近重陽南湖漫步詩寄江南兄并賀《今社》成立

一歲繁華淡淡收,丘園已慣作閒遊。

山餘西子橫波外,菊滿誰家曲陌頭。

花月從來皆入夢,騷心原是最關秋。

衹今約到重陽日,同上江湖萬里樓。

戊戌重陽奉和石門弓月先生

晴和日裡過重陽,隨處園林發野香。

紅葉不題魚雁杳,白衣誰引酒杯長。

拂堤楊柳啣殘照,隔岸風波送晚涼。

老並東籬成痼疾,時人直道是清狂。

高閣

高閣浮雲外,秋宵萬籟清。

湖山餘梵唱,階砌引蛩鳴。

瑟瑟楓林黯,泠泠桂魄盈。

憑欄一長嘯,何以慰平生。

筠姨饋桂花釀步皎月原韻以寄

寒宵深玉盞,萬里嘆孤擎。

塊壘消無計,江湖念有情。

襟分秋桂馥,詩步月魂清。

五斗何須問,長吟欲破酲。

紅葉

霜天鏊陣幾經廻,萬樹紅飄下海隈。

逆日連城翻作雨,摶花隨處瘞成堆。

崇臺誰掃愁千疊,肅氣難消酒一桮。

莫道湖山人共好,金風錯鬢正相催。

悼金庸先生

休云夢去轉頭空,多少風塵笑傲中。

海閣長懸一劍碧,江湖已散萬花紅。

生能與世留肝膽,死更同誰話鬼雄。

把酒深宵還欲奠,殘星如豆月如弓。

秋盡

秋光煞盡挽難廻,況又霾封海市隈。

百病湖山猶殢夢,無聊老子獨貪桮。

長街鬼受寒衣去,高閣官催暖氣來。

忽為荒籬驚醉眼,金英尚抱一枝開。

若渚課用逸風兄滿城暮雨繭深寒

節物驚來錯眼看,滿城暮雨繭深寒。

經秋老柳愁仍細,破陣昏鴉影亦單。

急景空期千日好,癡心終被一春瞞。

何妨吟嘯輕歸去,不學人歌行路難。

歲末感懷

年來何所濟,百事不干連。

偶作書空字,時溫造夢篇。

荒唐驚市語,端正聽官宣。

試問矜功者,誰曾愧俸錢。

歲暮

晴陽幾日擘重寒,小閣光陰又歲闌。

闊爾江湖雲外想,蕭然皮骨鏡中看。

憐花未肯勻春色,把盞還如聚古歡。

收拾殘箋今細檢,溫懷兩字是清安。

除夕守歲若渚相約作此

朔氣消殘臘,寒深又一年。

蘭燈分歲晚,柏酒奉春先。

世味歡中簡,容光醉後妍。

睏來顛倒極,盤礴枕書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