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放弃绽放 深圳外国语学校高一(4)班 程一璇
来源: 匿名 2019-11-01 15:07:53 热度:3395
《六君子图》是倪瓒45岁时所作的一幅山水画,他自己的题款交代了创作因由:“卢山甫每见辄求作画,至正五年四月八日,泊舟弓河之上,而山甫篝灯出此纸,苦征余画,时已惫甚,只得勉以应之。大痴老师见之,必大笑也

在舞台上,镁光灯跟着姐妹俩,她们的白色礼服飘动卷曲,她们用云的手感受大海,然后一步一步地翻过来。它们是一朵接一朵优雅的牡丹。六岁的我坐在观众席上,惊呆了。歌曲结束后,我跑到后台,看到了姐妹俩:她们纤细的腰裹在白色裙子里,脖子从衣领露出来。我知道,是舞蹈让它们像天鹅一样优雅。从那一刻起,我也想成为一只天鹅。

当我五岁的时候,我加入了一个艺术团。七年后,排练厅成了我最常去的地方。我没有跳舞的天赋,不苗条,不高大,不柔软的腰和腿。我是舞蹈团里最卑微的草,但我也想在舞台上绽放,所以我努力练习。

每天早上,我都会在黎明时分走进空荡荡的排练厅。当我的队友在喝水和休息时,我比其他人更早热身,更早压腿,我一个人反复练习笨拙的舞步...

你想过放弃吗?有一次,在换衣室,我的朋友看到我擦伤的髋骨和流血的膝盖,热情地问我。我当然知道。我回答。

最重要的是,当压窗台的腿时,我把腿弯到270度。双手在齐膝高的窗台上举了五分钟。这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韧带带来了撕裂的疼痛,分娩让我流泪。我想放下我的手。很疼。我想缩回我的腿。很疼。

但透过浓浓的泪水,我似乎看到五岁时牡丹在舞台上一朵接一朵地绽放。白色花瓣轻轻地拂过我疼痛的双腿,一寸一寸地抚平它。我抓住下唇,强迫自己不要去想我腿上的疼痛,而是去期待我在舞台上绽放的美丽。

我想过,但我不会放弃。因为从第一次看到牡丹,我就决定这是我想要追求的梦想。通往梦想的道路会像岩石一样平坦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梦一定是褪色的灰色。

这是七年前的舞台,聚光灯照着我的身材照着我。当我空着腰,翻筋斗,跳过蛮子时,我也是盛开的牡丹。我记得那天在后台,我的姐妹们问我,“练习跳舞很难,你能坚持住吗,女孩?”我现在可以回答我的姐妹们了:我可以,我已经坚持了。即使我像草一样小,我也不会放弃开花。

“苔草花和米一样小。它们也像牡丹一样绽放。”在学习舞蹈的路上,我会一直逆风飞翔,在黑暗中努力绽放,在混乱中闪亮。(讲师:陈铁军)